巴比伦文明是世界四大古文明之一。它的建筑也极有特点。巴比伦建筑起源于上古时代的美索不达米亚(现在的伊拉克),其建筑大多建在西河平原地区。古巴比伦最优秀的建筑代表是与埃及金字塔并称为世界建筑七大奇迹之一的巴比伦塞米勒米斯空中花园。建造于公元前7 世纪。 建筑方面: 悬挂的“天堂”——空中花园。相传在公元前 6 世纪,尼布甲尼撒二世娶了一个宠妃,名叫塞米拉米斯。她生于长于米底(今伊朗高原西部)。那里山峦叠嶂起伏,与巴比伦尼亚的一马平川迥然不同。这位来自异国他乡的公主每每想起故国的山川美景,总是不由得低头垂泪,娥眉紧锁。国王不忍心看着心爱的王妃郁郁寡欢,费劲周折终于猜透了她的心思。于是,国王下令仿照王妃故乡的模样,在巴比伦宫的西北角建了一座阶梯花园。这,就是他们的爱情堡垒、流传至今的“空中花园”。 风雨飘摇中的“神之门”——通天塔。在现仿中东伊拉克首都巴格达成以南约 100 公里幼发拉底河河流岸边的巴比伦,5000 多年前曾立着一座无比壮丽的通天塔。它堪与埃及著名的金字塔媲美,形状也有几分相似塔基的长度和宽度各约 91 米,用巨大石头筑砌成 7 层台阶,一层垒叠一层,阶高出一阶,高度近百米,足与当今的电视塔争相伯仲。在高耸入云的顶上,还建有宏伟的庙宇。据说,它是天上诸神前往凡间住所途中的踏脚处,称得上是天路的驿站或旅店。 农业:两河流域土地肥沃,水源丰富,很适宜于农业生产。早在公元前 3000 年,那里的人们就开始引渠灌溉,早期的农业就这样产生和发展起来了。与古埃及人在尼罗河上建筑大堤坝和水库不同的是,古巴比伦在洪水治理上采用疏导的方式。种植的植物中包括大麦、鹰嘴 豆、小扁豆、黍子、小麦、芜菁、枣椰、洋葱、大蒜、苦菜花、韭菜和山葵,他们的牲畜包括牛、绵羊、山羊和猪。家牛是他们主要的负物牲畜,驴是主要的运输牲畜。苏美尔人还打鱼和猎鸟。苏美尔农业依靠巨大的灌溉系统。其灌溉系统包括汲水吊杆、运河、水渠、堤坝、堰和水库。水渠和运河必须常常修补,清除淤泥。政府有专门管理水渠和运河的人,富人则可以使用他们自己的水渠。农民使用运河来淹他们的地,然后将水排掉。然后他们用牛来践踏农田和杀草。然后他们使用鹤嘴锄来挖地。地干后他们锄地、耙地和用铲将土壤松散开来。苏美尔人秋季收割,收割是他们组成三人一组的队。收割后使用碾石分离谷粒和茎,使用打稻棍来分离谷粒及麸皮,最后使用风吹开来分离谷粒和麸皮。 古巴比伦楔形文字 “楔形文字”这个名称,是英国人取的,叫 cuneiform,来源于拉丁语,是 cuneus(楔子)和forma(形状)两个单词构成的复合词。这个名称表达了古代美索不达米亚文字最本质的外在特征,其实楔形文字同世界上其他民族的文字一样,经历了从符号到文字的发展过程。 楔形文字是苏美尔人的一大发明。苏美尔文由图画文字最终演变成楔形文字,经历了几百年的时间,大约在公元前 2500 年左右才告完成。 考古发现已经证实,在古代美索不达米亚,最初的文字外观形象并不像楔形,而只是一些平面图画。显然,被后世称为楔形文字的美索不达米亚古文字,正是起源于图画式象形文字。考古学家曾在乌鲁克古城发现了刻有这种象形符号的泥版文书,经考证时间是公元前 3200年左右。这是世界上最早的文字记载。这种文字写法简单,表达直观。有时复杂的意思和抽象的概念就用几个符号结合在一起来表达,如把“眼”和“水”合起来就是“哭”,“鸟”和“卵”两个符号合起来就表示“生”等。这种文字是象形的。假使要表示复杂的意义,就用两个符号合在一起,例如“天”加“水”就是表示“下雨”;“眼”加“水”就是“哭”等。后来又发展可以用一个符号代表多种意义,例如“足”又可表示“行走”、“站立”等,这就是表意符号。 数学成就:巴比伦人从远古时代开始,已经积累了一定的数学知识,并能应用于解决实际问题.从数学本身看,他们的数学知识也只是观察和经验所得,没有综合结论和证明 。在算术方面,他们对整数和分数有了较系统的写法,在记数中,已经有了位值制的观念,从而把算术推进到一定的高度,并用之于解决许多实际问题,特别是天文方面的问题,如现在延用的“十二进制”的计时方法。在代数方面,巴比伦人用特殊的名称和记号来表示未知量,采用了少数运算记号,解出了含有一个或较多个未知量的几种形式的方程,特别是解出了二次方程,这些都是代数的开端。在几何方面,巴比伦人认识到了关于平行线间的比例关系和初步的毕达哥拉斯定理,会求出简单几何图形的面积和体积,并建立了在特定情况下的底面是正方形的棱台体积公式。我们可以看出,巴比伦人对初步数学几个方面都有一定的贡献.但是他们对圆面积度量时,取 π=3 计算结果不是很精确。 医学成就:古巴比伦时代的医学是和巫术同行的,当时医学主要分为两大派:实践派和学术派。早在乌尔第三王朝时期就已出现了“药典”,记录了用各种生物和矿物制作的各种嗅剂、熏剂、滴剂、膏剂、灌肠剂、栓剂等,并有一些治病的处方。从这些处方看,尽管当时对许多生物和矿物的疗效已有所了解,但尚处于摸索实验阶段。在整个西亚,巴比伦的医学享有盛名。公元前 13 世纪,巴比伦王曾派御医为赫梯王哈图西利斯三世治病。